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表: 1795 一道拐

    UC小说网手机站:m.www.hzskz.com.cn

    与此同时,楼下突然张开了一张大网,后面十几名特警迅速扑了过来,九五突击步黑洞洞的瞄向了自由落体的狗子哥。

    艹,就死了!

    狗子心中莫名的一阵悲凉,自己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怎么就能死了呢。甚至狗子现在是一阵哀叹,都怨自己,怨自己没出息,小富即安。怨自己没有眼光,没有跟着兵哥和军哥一起离开烟海。下面还有二十多层,就这样直直的摔下去,狗子真的不敢想象自己会有多么的惨。

    算了!

    死了就死了!

    就这样吧!

    兵哥,大军,再见了,我们今生的兄弟缘分已经尽了,到此结束了。狗子先走一步了!

    一瞬间,狗子的脑海中思绪万千,以往的一幕幕,就像是走马灯一般的回放。但是他哪有什么时间去回忆,去后悔,去想那么多。这一瞬间,他想到的只是深深的后悔,后悔没有跟着兵哥一直走下去!

    “可我不甘心??!”

    猛地一声大喊,狗子噗的一下跌落在了弹性十足的安全网内。这是特警队员们紧急拉开的安全网,直接张开挂在了结实的架子管上,不要说能撑得住一个大活人从二十层高的大楼上摔落下来,哪怕你就是摔下来一辆满载混凝土的小车,那也绝对能够接得住。

    高强度弹性十足的安全网受到重力的下压瞬间往下绷紧,而就在狗子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刻,他却被突然间猛地回弹,直接抛向了高空!

    “艹!麻痹的,老子没死!”一瞬间恢复了神智的狗子趁着被弹向了高空的瞬间,一伸手便抓住了位于二楼上探出来的架子管,刹那间利用胳膊绷直的劲道,一扭腰直接从窗户滚进了二楼。

    扑棱棱在地上连续打了几个滚,狗子只觉得自己的一对胳膊都要被拉折了。但是他却来不及犹豫,在地上顺势连续几个翻滚,再次一扭腰找到了大门的位置直接冲了出去,顺着楼梯就往上跑。

    往下指定没戏了,下面乌呀呀的都是警员。而上面,或许还有出路。

    可是刚露头,转到了楼梯拐角的一瞬间,狗子就觉得一道劲风迎面向自己扑来。

    本能的伸手格挡,但是狗子愣是半路中死死地刹住了自己前冲的脚步。噼里啪啦熟悉的声音再次传来,那是电击器!

    “干你妹的!”狗子一个高,原地蹦起来,直接一脚就将来人踢飞。他这一脚带着无比的狠辣,甚至带着无限的复仇怒火。

    麻痹的就是他,一定是他,要不是他在半空中电了自己一下,自己怎么会失手从滑板上摔下来!

    这一脚真狠,正面正中这家伙的前胸,只一脚就将这家伙横着踢回了楼道的转弯处。顿时砸倒了后面两名急着往下冲的警员。

    倒下了两名警员,不,具体说是三名大意了的警员。但是后面的一名特警已经将抢口摆平,正面对准了狗子哥:“举起手来,你敢袭警,我警告你,手抱头趴下,你要是拘捕,我有权开抢!”

    说着话一个点射就朝着狗子的头顶打了过来,这是警告的意思,狗子知道,下一步自己就没有那么好运气了。

    麻痹的拼了,狗子一扭腰便将抢管拽在了手中,这名警员下意识的就要再次扣动扳机,但却觉得手中情不自禁的一松,转眼再看,抢已被狗子抢在了怀中!

    “你敢抢我的(枪)......??!”

    一句话没说完,他就觉得自己的肚子被一抢托狠狠地击中,顿时腹中犹如翻江倒海一般的巨痛,让他刹那间蜷缩在了地上,不住的抽蓄着......

    而另外三名家伙一看狗子如此的凶猛,顿时就从地上爬了起来,他们刚想还击,就被一个长点射打蒙了。七八发子弹抡头铺天盖脸的射了过来,只吓得这仨小子顿时附身抱头朝墙角蹲下,准备隐蔽还击。

    可是打,狗子哥是绝对不能下手真打,但是子(弹)落在了墙壁上又反弹回来的杀伤力更加的惊人。若不是他们都穿着凯夫拉内插着钢板的防弹背心的话,恐怕只这一个长点射,就会全部受伤。

    又是两名警员直接从楼梯的钢管扶手上蹦跳着滑了下来。但是仅仅是一露头顿时便反身躲回了楼梯的拐角处隐蔽。而等他们再次冒头的瞬间,却见狗子哥抓着抢来的突击步已经翻身从楼梯间的窗口越了出去。

    “01、01,我是飞鹰,嫌疑人抢抢跳窗,并且伤了我们的三位同事,请指示!”

    两名警员对视一眼,其中一位立刻呼叫支援,另一位附身就往窗口下看。这是大楼的背面,还没有被任何警员戒备。麻痹的这小子太精明了,并且身手绝对了得。要说他不是身上背着命案,他为啥反抗的如此激烈,甚至不惜伤害警员夺抢而逃。

    “混蛋!你们一个中队,二十几个人,连一个民工都抓不住,还被打伤,被抢夺了*,你们踏马的都是干啥吃的!

    我命令,不惜一切代价,立刻将此人抓获,如果让他流入社会,你们就是犯罪!”

    “是,坚决执行任务!”

    呜哇呜哇呜哇......

    而此刻,就在警员们接到了要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抓住于臣的瞬间,很多人再次听到了赶来支援的警笛声。

    警笛声越来越近,甚至只从声音就能分辨得出,来的绝不是寻常的普通巡逻车或是警局的通勤车。而果不其然,在一声长鸣之后,紧接着喊话声便从天上传了过来。

    “我是山省委省府陈兵,我是山省委省府的陈兵!现在我命令,所有的警员收队,立刻收队!

    千万不要伤害无辜的群众,不要将一次无意识的伤害行为,变成了犯罪的行为。

    于臣,请你不要逃避,请你不要选择与警员们对抗。我现在将话筒交给你的大哥,让他和你说话!”

    巨大的喊话声,通过高音喇叭扩张,足足传出去能有两里地的距离。而从窗户上一个跟头翻了下来的于臣,此刻竟然崴了脚,他只用一只脚跳着,很好的隐身在一处堆积如山的巨大下水管道内。

    单手轻轻的握着突击步,右手快速的摘下*,他在检查着自己剩余的弹量,脸上露出了无比刚毅,决绝的神色!

    “麻痹的,还想骗老子,诱捕老子,你以为老子是三岁的小孩吗?

    麻痹的,行啊,老子也算是没给兵哥丢人,看来青屿大部分警员都出动了,为了对付自己,连特警都给招来了。

    呵,那就来吧,人的一生中无论如何,都需要有轰轰烈烈的一次,哪怕只是一次,足以!”

    狗子咬着牙,脸上决然的神色越来越凝重,甚至他从下水管道中已经看到了向自己这边紧急隐蔽集结过来的无数藏青色的警员们。

    被包围了,算了,包围了就包围了。好歹老子也赚了一个,不是说那小子脖子折了吗,那就离死不远了!

    “狗子,是你吗?于臣,我是兵子,你的兵哥。我在你的头顶上,相信我,走出来!大步的走出来!

    我的兄弟没有孬种,甚至绝对没有人敢在背后打你的黑抢,相信哥,因为有哥哥一直在陪着你!我不管你做了什么,或者说是犯了什么错误,哥哥永远都不会抛弃你,并且会和你共风雨,共承担,因为我们是兄弟!

    狗子,你抬头看着,哥来了!”

    喊话完毕,狗子一抬头,就见七八道利落的身影突然从天而降。

    那是从一架直升机上突然索降下来的特殊人员。

    不,他们竟然端着抢,却不是九五突击步,而是一种狗子从没有见识过的仅仅有小胳膊长短,巴掌大小灵巧无比的袖珍型冲锋抢!

    而看得清楚,最先跳下来的那个人,竟然是一手端抢,仅仅用一只手臂拽着缆绳,仅在一刹那的功夫便落到了地面之上!

    而随后,七八名一身劲朗黑衣的彪形大汉,顿时索降在了他的周围,从四面八方很好的将他围在了最正中的位置处,第一时间用自己伙们的身体组成了结实的人墙,将他掩藏在了身后。

    “都踏马的给老子让开!”兵哥怒了,一伸手扒拉开达摩利剑的兄弟们,大踏步的就向下水管道处跑来!

    “站住,不许靠前,你是什么人!”

    哒哒哒——

    回答这名警员的只有一串抢声。

    当扑棱棱的子(弹)直接射在了这名警员脚底下的瞬间,这家伙吓得熬一嗓子便跌倒在地,一瞬间竟然小便失禁,惊呆了。

    “新兵蛋子!没见过开抢吗?你还得练啊,就这点胆子,你也敢参加抓捕战斗?”

    “我不管你是谁,但是现在这里已被我们封锁,你想过去,必须通报并留下你的姓名,我需要请示领导才能让你通过!

    我是第一次参加战斗,我是被你吓了一跳,但是我并不觉得丢人!因为我正面对着狠辣的杀人嫌疑犯,我正在抓捕犯罪分子!哪怕我这次牺牲了,但是我不后悔,因为我是一名华夏光荣的人民警员!”

    “卧槽,小子行啊,挺有种!”莫名的,徐右兵上前一步,竟然直接伸手将这个坐到了地上但依旧梗着脖子的一道拐拉了起来:“麻痹的,还是个实习警!”

    “领导你不可以说脏话!”不想这名警员顿时梗着脖子再次抗议!